<< 返回首页

陈彼得:何处是归程?长亭连短亭

编辑: 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15日


今年《中国好声音》盲选最后一个录像日,暴雨初歇。江南的夏季闷热濡湿,与台湾的气候倒有几分相似。时隔半个世纪,75岁的陈彼得再次像个新人般登上舞台音乐仿佛是他缱绻不忘的恋人,走过半生的路,这位白发少年弹着吉他唱起歌,仍旧是心动如初的模样。



这是陈彼得在嘉兴度过的第十个日夜。每天早晨,他和其他选手们一样在酒店吃早餐,然后搭乘节目组的统一巴士去现场排练。舞台之于他并不陌生,然而翻来覆去的小黑屋采访,坐在台阶式的硬椅子上一等就是七八个小时,与上百位选手共同挤在一间holding room里全程跟拍,这些仍然是他未曾预想过的经历。陈彼得说,2018是他的重新出道之年。没有什么身段要刻意放下,能够跟那么多孙子孙女辈的年轻人们一起体验这个过程,他很兴奋,也很满足。



被问及最多的问题,还是“你为什么会来好声音”。为什么来呢?陈彼得轻描淡写地回答:“为什么不来?”言语间保留着狮子座男人的骄傲。骄傲的老狮子没说出口的原因还有:对于人生这个舞台,他有着满溢的热爱和赤子般的好奇。


热爱是他治愈人生痛楚的良方,好奇是激发他音乐灵感的原力。有了这两点,唱什么、赢或输都已经不再重要。他想知道阔别已久的娱乐江湖在上演怎样的灯红酒绿,想了解时下的年轻人是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,想看看近在眼前的周杰伦和老朋友谢贤的儿子,想跟每个等待机会、渴望成长的后辈一样,再一次感受命运巨轮上吹拂耳鬓的风。尽管那鬓角,已经积了岁月的雪。



经历之后,便是功成身退。把机会留给更需要的人,是另一种胜利的姿态,这或许也和陈彼得的人生轨迹相近。曾经年少成名,佳作不断,正值事业巅峰却决然出走,经历半生漂泊,如今台湾流行乐坛已没有比他更高龄的唱作人还活跃在舞台。


人这一生,越想要逃离的,往往是心底最难放弃的

越是耗尽光阴看淡的,往往是仍在胸口滚烫的


在大陆定居这些年,陈彼得回过四川,住过北京,又在广州开了餐厅,身份标签几经更迭。对他而言,似乎哪里都不是异乡,又好像哪里都不是故乡。当他骑着车在广州街头奔走,为餐厅客人亲自充当外卖小哥的时候,那个盛名之下的音乐人陈彼得,与彼时台湾流行乐坛的传奇故事一起被留在了千里之外。



都说四十不惑,活到古稀之年,陈彼得才明白成熟对于男人来说可能是终其一生的考验。他形容年轻时的自己一向散漫、荒唐,四五十岁还碰的鼻青脸肿。说是说傻人有傻福,也没有什么可后悔。而人生啊如果真的能重新再活一次,或许有很多少年意气的时光可以被更加珍惜,有一些呼啸而过的风景,值得多看几眼,多等一瞬。


像是电影《本杰明·巴顿奇事》里越老越青春的布莱德·彼特,如今的陈彼得有更多的热爱,时常秉烛夜游,舍不得入睡。他喜欢创造新的料理分享给食客朋友,喜欢研究古诗词与现代音律的关系。古诗词真好啊,因为它们本身就已经很老很老,所以任何时候读到都不会嫌晚,对灵魂、对生命的终极拷问,早在几千年前就有人给出答案。



如果说年轻时的自己是一壶沸水,满溢的热忱里翻腾着大大小小的灵感泡泡,如今的陈彼得更像是一碗老汤,醇厚了、沉郁了、温润了,岁月经年,热血犹在心中。他说人生一站一站,有很多没有颁奖典礼的特别大奖。


从故乡到他乡,长亭连着短亭,无需问何处是归程,只要路还在走着,每首作品都是一个奖项,每一站都是里程碑永远值得纪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