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 返回首页

或许,你和康树龙一样 在转角吹过冷风

编辑: 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27日

所谓“蹲着”,其实是一个相对拘谨、外弛内张的处世态度,以及对周遭的人事物保持距离的分寸感。这意味着要长时间收敛锋芒,安于寂寞和克己自持,好像把修行当作习惯,久而久之就成了生活。


这个特点,在康树龙的舞台表演时也被李健导师慧眼相中。李健用“激赏”一词来表达对他音乐观的肯定,并且直言很欣赏他在舞台上拘谨的状态,因为曾接触过很多作家和艺术家都是沉默寡言,都是很拘谨的。



有同乡之谊,也有英雄相惜,或许还有一点点似曾相识的命中注定。寥寥数语,李健在这个哈尔滨小伙子身上感到一种久违的熟悉,好比偶然间路过一个转角,觉得扑面而来也是曾经吹拂自己的一阵风。



康树龙是个饭馆老板,也曾经熬过艰难拮据的光景,背井离乡蛰伏了四五年。他说人在那样的境况里,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转机,只能踏踏实实趴下,就好比在沙漠里遇上风暴只能就地卧倒,积累沉淀,等待时机。




如今回头想想,若不是那段经历教会他怎么为人处世,怎么在逆境中坚守本心,或许无法造就今天的康树龙。


为了体验生活,他曾经去丽江的酒吧驻唱。最初也是混混沌沌,默默无名,直到有一次,天下着雨,店里来了六七十位客人,大多数是女性。康树龙唱完歌,发现台下认识的不认识的哭成一片,那一刻他终于感到欣慰。这么多人素不相识,来自天南海北,揣着各自的心事,因为听到他唱歌而受到感染,坐在一起分享过泪流满面的夜晚,这才是一个歌者与人群最贴近的时刻。



在音乐上,康树龙所吃的苦,多数都是“自找”。放下别人眼中衣食无忧的生活,去选择一条择善固执的路。

择善固执,是相对于“从善如流”来说的。后者指虚怀若谷,善于听取各方意见,前者则是认定一个方向就绝不放弃,坚持走下去。然而“择善”需要灵活的智商,“固执”有赖过人的情商。双商同时在线,才有可能走向至善的境界。



单凭这一点,就非常值得康树龙叫李健一声导师。早在李健这个名字被众人熟知以前,他就已经选定了自己要走的路。抛开名校光环,舍弃公务员职务,避开音乐捷径,蛰伏的时候耐得住寂寞,起身之后更掌握得好分寸。在他身上充分演绎出一个成熟男人自我管理的个体优势和周边效应。他的谦和、睿智、幽默、妥帖,以及恰到好处的疏离感,正是一个曾经“蹲着”的人所流露出来的处世之道和生活态度。




康树龙说,能把他唱哭的人不多,李健是其中一个。他欣赏李健导师的音乐,更喜欢他的人格魅力,在温文尔雅的背后蕴藏着一种刚,外表松散随意但内心格外清醒。


或许在李健身上,康树龙看到希望可以成为的自己;或许他和丽江那个雨夜泪流满面的女生们一样,隔着音乐,与唱歌的李健贴的很近很近。


虽然不发一语,在命运的某个转角,我们都吹过一样的冷风,看过一样的风景。